心力拿來萌和寫作業,不搞事不挑架不撕逼。
盡我所能謹慎發言,若仍有不妥請告訴我<(_ _)>

一個沒時間寫作業也會有時間看小說的高中狗。
原耽是一生的信仰。熱愛木蘇里&靜水邊。
文圖雙修皆不精。
頭像是自己塗的女兒。
基本上腦洞喜歡在完善後再發,所以近期基本沒東西……

以下是同人相關,劍三楚留香全職以外基本不拆不逆,重度潔癖。
劍三本命五毒,CP主吃毛莫、裴洛、花羊、明唐、策藏,還有處在極圈的蒼毒,基本全門派排列組合都吃。
暖暖本命海櫻,CP櫻暖、祝白、笙霜無差。
夢間本命歸一,CP屠倚、秋歸、毒簫、劍琴、曦孤。
戀與本命白起,CP言白。
楚留香本命暗香和方思明,CP全門派排列組合都吃。
全職吃任何葉受CP,不包含反派葉。

【奇暖】【祝白/弦羲】我有所念人

※祝羽弦視角。
※原作劇情衍生,自己想像出來的後續。
※雙向暗戀。
※但是不是糖。
※而且還是一方死亡的BE。
※以上都能接受非常感謝,那麼請繼續往下↓

▷▷

  我們曾在桃李春風中向對方敬酒,最後在江湖夜雨裡各自挑燈。

  亂世終究會迎來結束。
  至少在雲端,祝家軍最後還是不敵白永羲奉命直領的皇家禁軍和越千霜所帶領的越家軍,投降了。
  在處置方面,天子念在祝家給南境帶來了多年平和安定的情份上,僅是除去了他們世代相傳的祝王之名,將祝家貶為平民,海上明月樓及祝家祖傳珍寶予以留存。
  
  祝羽弦被撤去頭銜後在南境的日子不可謂不閒。
  在路上閒逛,看到能幫的就幫一把手,沒事兒就繼續走。
  一出海上明月樓...

※渣手繪
※圖中時間點在未來

「謝醫生,一起吃個飯嗎?」
「!」

原本只是前幾天看了更新之後花了十幾分鐘速塗了左邊的俞哥,今天忽然覺得右邊好像空空的還能再塞下什麼……
朝哥就被我塞進去了(X
白大褂好像是有因為階級而分長度的,但是我……就是,畫圖一時爽,沒特別考據階級……

圖中背景故事,大概就是目前還不知道會幹什麼工作的朝哥正好休假,就去找值班中的謝醫生吃午飯。
朝哥手上提的袋子是俞哥媽媽昨天晚上突擊檢查……不是,昨天晚上來拜訪的時候帶來的雞湯。

※渣手繪
※奇暖同人
※百合

大概是亂世結束後,大小姐帶著暖暖到雲端參加夏日祭。
雖然夏日祭靈魂的煙火沒畫出來,但真的是夏日祭。
頭飾和和服花紋是一對的!一看就是一對恩愛的小情兒(喂

第一次正兒八經地畫背景還上了色,透視其實不太對,地上那團影子也糊得很詭異,但是就是……為愛放飛自我。
至於為什麼這個夏日祭路人這麼少,因為我!!懶……不是,畫了路人不就看不到大小姐和暖暖了嘛!!!

這對真的非常地萌,精明霸道有眼光的總裁X認真努力有天賦的璞玉,宿命的對手(官方劇情關卡5-10標題)什麼的……
為什麼糧這麼少我爆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抽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管齊下的新春限時機率UP+取消玄學+薛明媛小姐姐的《歐皇》!!!!!
激動炸
六連沒中再一抽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這1200金葉我不虧!!!!!

【鑽A】【御澤】誓言與……

※文中提到的「琉璃色」指的是中國傳統顏色之中的黃色系顏色。

※短,不到一千字的短篇。

※就只是御澤兩人的膩膩歪歪。


>>


  從第一次觸摸到那顆紅色縫線的小白球開始,到將球在腳下是炙熱黑土的鑽石場上奮力擲出,澤村榮純簡直數不清自己耗費了多少心力在這項運動上。

  若不依附任何身外事物,僅以自身去證明的話,那麼能使自己問心無愧的,就是左手掌心之上、日復一日磨出的硬繭。

  但是,明明不是什麼值得憐愛的勳章,自己的戀人卻總在親吻之時於繭上流連不去。

  「幹什麼啦?」他第一次吻上來,還記得自己略為彆扭的詢問。

  「就只是……驕傲吧。」被眼鏡掩住的金...

【原創】【BL】那個存於世中的過於鋒利的事實

※短篇
※True End
※第一人稱敘事注意

>>

  明明、明明。
  那只是一個聊以慰藉的證明性詞語,我卻無比希冀這個詞彙的意思能夠改變為過去式的肯定。
  ──明明我們是那麼的相愛。

  「──兒子、──吃、晚──」
  「你、──同──戀──!──哈、噁──!」
  「對不──我、真的──」
  記憶裡還遺留著那近一年分的模糊聲音殘片。
  有溫柔的細語,有惡劣的嘲弄。
  只是,那是自己不夠堅強的證明。

  我曾經對一個男孩子一見鍾情,在十五歲那年。
  那並沒有什麼,但在那被框架所束縛的世人眼中看起來很有問題。
  ──因為我也是男的。

  不過,現在想想,我還是很幸運的。
  有多少人(哦,無論同性戀或異性戀或...

【黑籃】【赤黑】你的雙眼

※黑籃

※赤黑

※帝光時期的小日常(?)

※可以說是沒有結局的結局

※有錯字或衝突處歡迎指正


>>


  現在的黑子哲也(14)正坐在部室裡,他很苦惱。

  他最近有些感到眼睛乾澀和視力模糊。所以他去看了眼科。

  然後他拿到了兩罐眼藥水。

  還記得那個敦厚和藹的、戴著一架有著厚厚鏡片的眼科醫生,對他說:「你的情況不算太嚴重,先點眼藥水控制就好。記得要按時點喔?」

  自己那時候是怎麼回應的呢?是有禮貌的「好的」吧。

  但黑子哲也很清楚自己不習慣有任何東西進到自己的眼睛裡,滴眼藥水這個行為真是一場非常艱難的挑戰,

  他拿著眼藥水,心裡...

【黑籃】【赤黑】第二次的我愛你

※黑籃

※赤黑

※因為是按照赤黑戰之前的寫的舊文重寫的,所以比分採用之前那篇文的比分103:101而不是官方的106:105

※赤黑有分手過設定

※內文中的年齡其實我不太確定

※HE

※不要吐槽標題

※以上都能接受的請繼續↓歡迎評論指正錯誤或發問


>>


  畢業前夕,櫻花紛飛,暖春時節。

  但是那個站在自己面前的、他親手培育出來的最出色的「棋子」,凜然的藍眼映出自己的身影。

  「那麼,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呢。哲也。」赤司征十郎雙手環胸,看著黑子。

  「赤司君。請你等著吧。」黑子哲也依然是一派冷靜,口氣也是如同平常一般的淡然中帶著恭敬。...

溫暖熱鬧的漁港。

天空跟海水都很漂亮。

© 璘河 | Powered by LOFTER